迈畅时尚产业观察网

王超的中国超跑梦

  

天蓝色童车

   “其实和做真车相比,做童车并没有太多成就感,但看到儿子拿它当宝贝,每天打理、擦车,对童车有了责任感,我很欣慰。——对爱物有所担当,是一个孩子长大的开始。”为了让更多的孩子体验这份担当,中瑞德科未来会打造一些平民普及版童车。

  

  

平民普及版童车

  

  

王超和他的中国超跑梦

   现在,王超的专注力都投入到了三轮摩托车项目上。在他看来,童车是孩子的玩具,摩托车是的玩具。 “北方人较为热爱三轮的摩托车,有些人甚至不会骑两轮。他们对我说,最好做一款操控性和汽车差不多的摩托车。”于是八个月后,比想象中更雄伟霸气的成品诞生了——悬架、换挡操作、转向灯都像汽车的一样;大排量,却拥有更高的安全性;驾驶难度低,所有会开汽车的人都能毫无难度地驾驭好。虽然同类型的摩托车在美国、德国已经出现,但其七八十万人民币的售价对国人来说略显奢侈。中瑞德科打造的摩托车售价在人民币十万左右,且做工远远好于国外。

  

  

骑在三轮摩托车上的王超

   拍照那天下起了细雨,骑在三轮摩托车上的王超依然像个孩子一样玩得不亦乐乎,他说:“摩托、游艇、飞机这些男人的玩具未来会越来越多,是大势所趋。所以我做童车算是一个引子,引发类似关注。摩托车项目也是如此,做个示范,如果有摩托车厂愿意大规模投入,成本能降到三五万,那时将有越来越多的人变成受众。”

   相比这样的愿景,王超和他的团队,还有一个更大的梦——中国超跑计划。这个计划已经进行了两年,明年北京车展将要亮相第一辆样车。

  

  

王超的中国超跑梦

   “超跑和童车的相似处是,都没有什么零件可以选,我们需要花费很大的精力。”定位、设计、制造、实现,从无到有地突破造车和用车的不利环境,过程中充满了折磨, “国内一个轴承都买不到,50%以上的零件都要去国外开发”。一开始,从车身复合材料的运用、加工,到动力系统和底盘的调试,所有这些都会遭遇老外质疑的目光,王超只能靠公司实力去打动他们。而来自国内的质疑更脱离了技术层面,但王超和他的团队依然兴致勃勃地向梦想深处走去。

  

  

过程中充满了折磨

  

  

中国工业设计师的终极梦想

   制作中国超跑,是每一个中国工业设计师的终极梦想。王超的语气很平静,“我们只是做了一件大胆的事,将心中多年的梦想付诸实践。”从成立时的两个人,到现在包括国外设计师在内的三十多人,他这样形容自己的团队, “我们都是坚持梦想的偏执狂。如果一件事有悖于我们的初衷,可能就不去做了。我们是工业设计师,但如果你的要求不合理,给多少钱我也不干。如果是合理的,哪怕不给钱我也会做。”对梦想的坚持,对设计的要求,对汽车产业的引导,这就是北京南六环那间工作室里那些热血男人们的挚爱。

   “无论童车、三轮摩托车还是超跑,我们都在做国内没有人做过的事。”很多设计师对王超说,你实现了我们年轻时无法实现的梦。在王超看来,谈实现尚早,但他乐在其中,“外人看来很莽撞的事,我们充满乐趣。就算成了前面的炮灰也没关系,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已经体会到了无与伦比的和感受。”

  关于王超

   29岁,2005年吉林大学工业设计系毕业,曾供职于北汽集团,在北京吉普、北京奔驰、北汽研究总院工作,北汽B40的设计就出自他手。 2009年起担任中瑞德科设计公司总经理及总设计师。公司正致力于普及版童车项目、三轮摩托车项目、超级跑车项目,也涉足汽车产品相关的跨界行业。